媒体报道

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肖冰:“后疫情时代”的投资策略

发布者:高级管理员发布日期:2020-05-03来源:本站




作者 · 亿欧

来源 · 亿欧网


4月22日晚上10点,由盛景嘉成母基金、盛景网联、中国电子商会、中国母基金联盟、亿欧公司携手举办的《中国首届投融资云峰会》线上超级大直播完美收官。
13小时线上大直播,30+行业顶尖大咖。以深度的专业视角及敏锐的行业洞察,为企业家、创业者们解读市场变化趋势及潜在的商机,共同探索2020逆境增量之路。
在大会第一场“疫情后的投资策略”环节,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肖冰分享了“后疫情时代”的投资策略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目前,整个疫情非常严重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是最大的黑天鹅,是一个中长期的影响。疫情肯定会过去,几个月也好,或者是一年左右的时间也好,相信最终还是靠科技的力量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对经济的影响,我觉得是中长期的,会带来一系列的变化。在4月8号的中央政治局常务会议上也讲到了,要做好较长时间应对。这个可能跟美国不太一样,美国的经济是往上走的。
疫情受益的行业就是跟医疗相关的一些行业,主要是能够在线上完成的行业。但是对绝大部分行业来讲都是不利的,这次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肯定是大于2003年SARS的。
上半场,中国对疫情的战斗,可以说是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成果。但是国外的疫情又进一步加剧了,所以下半场对中国出口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对全球产业链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对国内最大的影响,就是大量的中小企业倒闭和失业潮,中国没有一个准确的失业的数据。我们看到中国可统计的失业比例创新高,但实际上失业数可能是远远大于官方公布的数据。因为很多人没有在这个统计里面,很多农民工没在这个统计数据里面。
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财政政策可能进一步放松,为了救经济,全球大放水,中国也会跟上。中国比西方,比美国目前还弱了一些。我们预计在“两会”以后可能会出台更大规模的刺激经济的政策。
新基建现是在大家提得比较多的,在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时候,国家会出台一系列刺激经济的政策。我看最近有一些中央的文件也提到了如何加大新基建的建设,这里面包括了一些方面,包括5G、数据中心、特高压等等,区别于以前修桥挖路旧的基建,这里面对我们创业公司是大有作为的领域。
资本市场也是我们特别关注的,因为跟我们是息息相关的。我觉得每次在大的经济波动的时候,经济不好的时候,资本市场都会迎来一些改革的红利,这一次也不例外。这次我相信政府也会充分地考虑怎么利用资本市场的发展反过来支持实体经济。目前来看新利好是比较明显的,即使在股市发生比较大波动的时候,我们的IPO也没有行政性的停止,还是保持相对常态化的趋势。
科创板的注册制已经快一年了,创业板的注册制,本来预测上半年会推出来,现在看有可能会推迟,但是大概率不会晚于2020年。还有新三板的精选层也是一个小型的IPO,对创投的减持新规做了很大的调整,包括再融资的一些新政,放宽了再融资要求。
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本来就是冬天,现在这个冬天可能更长了,可能更冷了,行业的洗牌,对VC/PE行业的洗牌更进一步加剧了。从募资来看更加困难,从投资来看,大部分的机构几乎按下了暂停键。截止到2月份,中国创业投资的金额只有81亿,同比下降81%,环比下降96%。因为一方面是大家信心的问题,对未来恐惧,你恐惧了,可能就会暂时停下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法出差,因为我们这个行业不出差影响还是很大。如果你完全不去实地了解一个企业,纯粹从线上完成一个投资,特别是大金额的投资,基本上还是不可信。
从退出来看,虽然政府没有停止IPO的发审,但是因为我们的保监机构、审计机构没法出差,没法去现场,所以很多报表出不来,导致上半年IPO进度是放慢的。但是全年有可能会持平,后面可能还会加速。
从投后来看,我们投的大部分项目,可能或多或少受到疫情的不利影响,特别是投得比较偏早的项目,相对抗风险能力更差一些,这个时候特别考验投后管理的能力。
不确定的市场中确定性的机会
回到我们的这个主题,就是外部环境没法改变,现在到底怎么投和投什么,这对投资公司来说,可能是每天要考问自己灵魂的一个问题。
我们觉得在目前特别不确定的市场里面,怎么抓住那些确定性的机会?这是一个最大的判断,外部世界是非常不确定的,有没有一些确定性的机会?
确定性机会在哪里呢?我讲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这个时候肯定是相对成熟的项目抗风险能力会强一些,早期项目能够跑出来的概率会越来越小,因为整个经济处于一个萧条期,经济在往下,外部风险大,早期项目实际上是非常脆弱的,要投特别有战斗力的团队和特别好的赛道,所以基金的组合来说,我们考虑早期项目要相对控制一下比例和严格把握质量。
  加大确定性强的中后期项目比重,
严格控制早期项目

只投头部项目、行业龙头


另外,所有行业的洗牌会加速。很多新型的行业一出来可能很快就洗牌完毕,这里面只有行业的头部公司才能活下来,第一才能活下来,第二可能都会很难受,第三以后的公司可能都生存得很危险。这个时候我们只能投行业的头部公司,行业的中游的公司、平游的公司只有放弃,所以对投资来说投确定性的阶段,投头部的公司。不管在怎么细分的行业,我们只投行业第一,行业第一的抗风险能力肯定会相对强一些。
加大对疫情后长期受益行业的投资比重
追求“戴维斯双击”的超额回报

第二个观点,我们要观察一下疫情以后行业的变化,等疫情完了以后,肯定会有一些行业会长期受益,也有一些行业短期受益。短期受益的行业我们肯定不碰,比如说那些生产口罩的,实际上是很LOW的劳动密集型行业。会不会有一些疫情以后长期受益的行业?这里面是需要加大研究的,如果确定这个行业在疫情以后反而会更好,我觉得值得我们加大投资。我们要追求一个“戴维斯式双击”,这个回报是超额的,第一个是盈利能力提高,第二个是资本市场对它的评估会高,这就是要确定哪些行业有戴维斯式双击效应。
科技、消费两大投资主线,双轮驱动
在经济比较繁荣的时候是无所谓的,所有的行业都可以投,现在经济不好了,行业分化会很厉害,不同行业最后给我们创造的回报是非常不一样的。我们的观察主要是两个方向,一个是科技,一个是消费,双轮驱动。我们认为在现阶段应该是科技为主,消费为辅,有两个战场。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科技创新里面,这一轮的新冠疫情以后,反而会有很多企冒出来会进一步地强化这些赛道。消费是因为经济下行,大家对未来经济收入预期不好,所以大规模消费升级的浪潮是很难出现的,只会有一些结构性的机会。但是中国是最大的消费市场,所以结构性的机会也是值得关注的。
科技主要是以5G技术为主,疫情以后,国家要加大新基建的投资,首先会投在5G上,中国的5G会是全球最领先的。第二个方向就是自主可控,替代掉进口的硬科技的那些领域。在中美贸易战里面我们都关注到自主可控的方向是可投的,包括一系列的大量的还需要从国外进口的,特别是美国进口的一些核心的,包括芯片、工业软件、高端材料和高端装备等等,这里面实际上是国产替代大有可为。
这次疫情以后,中美脱钩,中国和西方的关系进一步紧张,矛盾进一步加剧,对中国自主可控进口替代的浪潮会进一步加速。现在不光是贸易战的事了,可能以后很多西方的国家还要跟中国有摩擦,所以这时候自建体系的步伐会进一步加快。
再就是创新的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在医疗健康领域有创新的公司,特别是有创新能力的公司,本来就是朝阳行业,疫情以后就更加朝阳。这次疫情以后,会发现中国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入太少,还需要大规模投入,政府肯定会大规模投入。
最后说到军工,每次金融危机都会导致地缘政治紧张,很多人担心会不会有战争的风险,加上中国军改已经结束了,从今年开始可能会大规模投入,我们的军工行业都会非常利好。我觉得在科技里面主要是达成这几个方向。
新冠疫情会对中国的社会和人的心理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和变化,泡沫经济连带的那种消费会变成未来相对平静的消费社会。可能跟日本有点像,接近日本在泡沫经济以后的消费趋势。相对平价的,但是性价比比较好的消费可能会受益,奢侈品炫耀性的消费会相对抑制,这里面就是要考虑疫情以后结构性的变化对我们的消费心理产生的影响。
还有我们特别关注企业在经济下行里是不是抗周期的,是不是逆周期的?因为在整个经济下行里面,肯定很多公司是抵抗不了下行周期的,是随波逐流的。这个时候那些能够抗周期的,能够逆周期往前走的行业,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个点。
回避传统制造业、传统消费行业
回避的就是那些传统的制造业和传统的消费行业,就是没有核心竞争力的,随大流的行业。因为外部的压力特别大,所以会特别看中创业团队的意志力。这个时候我们说特别考验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就是面对这种危机、挑战和压力的时候能不能坚持下去,能不能坚持最后5分钟?就像打仗一样的,打仗最后5分钟是最考验人的意志的。
我们觉得疫情以后,投资人会回归常识,回归理性,很多在投资特别狂热时候很多伪的商业模式、TO VC的项目、不符合常识、常理和逻辑的项目,都会暴露出来它的本来面目,都会加速打回原形。这次大家看到愿景基金很多项目暴雷,也跟疫情有关系。包括最近出现瑞幸的事件,可能跟疫情也是有关系,把原来一些捂住的事情捂不住了。
我们还是要坚定信心,不管外部环境怎么变化,有几个基本的判断是不会变的,中国经济肯定还是在所有大的经济体里面成长最快的一个国家。哪怕我们的GDP增长降到百分之一点几,我们可能还是唯一一个保持正增长的国家。
刚才讲到我们还是要对中国市场坚定信心,因为有几个基本判断是不变的,中国还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一个国家,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大制造业的国家,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还有一个判断,中国仍然是世界最大的具有最多就业人数的国家。这几个大的判断是不会变的,所以我们还是会坚定地投资。
对于达晨创投来说,今年确定的投资是会加速投资,会比去年翻倍。原因是说往往是在经济周期低点的时候,是投资最好的时期。历史上来看,每次泡沫破了以后,每次经济不好的时候,设立的基金最后的回报都是比较高的,关键是要投到比较好的项目里面。
这个时候是相对比较好的一个投资时机,我们还有大量的机会。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觉得有几个大的方向大家可以观察一下,一个是估值,这个时候的议价能力会强一些。当然好的公司,现在估值还是咬得比较紧,但是会有所松动,这个时候谈判对投资人会相对比较有利。还有一些公司,因为市场环境,他们想增强自己的抗风险能力,也可能会开放投融资机会。比如说像西贝这个公司,本来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他们的现金流很好,不可能去找投资人投钱的。出了疫情以后,最近他们也在考虑引进外部的投资,类似这样的机会会比较多。
还有一个观点,在这个时候仍然业绩表现优秀的公司肯定是最好的公司,在经济比较旺盛的时候是鱼龙混杂的,所以我们觉得投资机会反而更好一些。
对于基金管理人来说,关键是这个时候是不是还有钱投资?子弹还够不够?这点很重要很重要,因为现在正是向优质企业抛出橄榄枝的好机会。
日本一道本av播放一区_日本道~日本道高清_2018高清日本一道国产